网站地图 - XML地图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国内 > 正文

中国智能家居

一代手机巨头破产:年产8000万台的“神话”说凉就凉

    一代手机巨头破产!负债数百亿、裁员上万…年产8000万台的“神话”说凉就凉

      成立于2002年的金立手机,一度是中国手机行业的领导者,年产量曾突破8000万台。然而就在最近,金立正式宣布破产,目前,深圳法院已接受这家公司的破产清算申请。

      一家曾有着辉煌业绩的公司为何走到如此境地?

      记者探访金立工业园:员工只剩几百 无所事事上班看电影

    下载APP 阅读本文更深度报道

    

      记者首先来到了位于广东东莞的金立工业园,工业园坐落于东莞松山湖畔,占地面积约300亩,一进入园区,就看到左侧生活区分布着多栋现代化的宿舍,在南方冬日的暖阳里,除了几层楼阳台有晾晒的衣物,整个金立工业园大部分宿舍楼都显得空空荡荡,甚至有些宿舍楼一整栋的房间都关着门,没有员工生活的迹象。

    

    

      在园区的一间食堂里,因为前来就餐的员工人数太少,不少桌椅已经被收起来叠放在一旁,食堂的厨师告诉记者,原来金立工业园有18000多名员工,他们每个月采购食材至少要花300多万元,现在只剩下三四百人,每个月食材采购额下降到只有10多万元。

    

    

      员工人数锐减,也直接导致园区相关业态的萎缩,在园区内的一家超市里记者看到,整个超市冷冷清清没有一个顾客,大部分货架已经被清空,地上还堆放着一些已经打包好的商品。超市老板刘先生告诉记者,这个超市他已经开了7年,以前每天销售额能有一两万,而现在每天只能卖几百元,无奈之下,他只好赶紧寻找新的店铺,随时准备搬走。

    

      从超市出来,记者碰巧遇到了一名金立员工,此时虽然正值上班时间,而他看起来似乎并不忙。

    

    

      随后,记者来到金立其中一个厂房门口,发现这里大门已经锁起来,并没有生产的迹象。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目前金立的员工每天就是去打个卡,然后在车间里坐一下,还有员工打完卡之后就直接出去开网约车赚钱。

    

    

    

      某金立物料供应商:目前他们很多人上班之后打了卡,就都在车间里面用投影机看电影,还有很多小朋友也在车间里面陪大人一块玩。

    

    

    

      调查中记者了解到,金立正在把工业园的部分厂房对外出租,在一个告示栏记者看到,一家已经入驻的企业正在进行招工。

    

    

    

      金立工业园如今的一切让人不由得心生感慨,从2010年投资建设至今,金立合计投入了23亿元,配置了54条全自动贴片生产线,110条成品组装测试线,这些设备保证了金立工业园每年8000万台的手机产量,作为亚洲最大单体智能终端生产基地,金立工业园曾代表了金立手机的高光时刻。

      金立供应商年关难过 联合打包债权贱卖求生

      据了解,金立向供应商提供的3+6个月账期,即在3个月账期之后,金立会开具一个6个月的银行承兑票据,到期便可前往银行提取,综合账期长达9个月,在金立债务危机爆发以后,其供应商也受到大面积的牵连。

    

      在深圳一家金立供应商的厂房里,记者看到偌大的生产车间里空空荡荡,只剩下几台设备,这些设备也都已经停止生产,车间里的桌凳都布满了灰尘。王先生是这家工厂的负责人,据他介绍,这栋厂房1层到4层之前都是为金立生产产品,金立债务危机爆发以后,他们的生产经营受到很大的影响。

    

      金立供应商 王先生:我们这边车间之前有200多万的设备,专门为金立生产一些相关的产品,后来一直没事做的时候处于待滞状态,我们就把它当旧设备处理掉了,卖了十几万元钱。我们这边库存之前有金立200多万的产品,因为这个产品是定制的,所以一直没有出货,金立也不要,所以后续我们就把它当废品卖掉了,卖了5000元钱左右。

      王先生告诉记者,目前金立还欠他们1800多万元的货款,为了解决资金链的问题,公司不久前进行了裁员,只保留技术研发团队,将生产环节全部外包,公司员工也由300多人减少到100人左右。由于目前厂房空置面积比较大,下一步他们将考虑搬迁到其它地方,以降低房租成本。

    

    

    

      金立供应商 王先生:我们四楼的仓库以前堆的货基本上都是满满的,差不多高峰期的时候基本上堆得有两米多高。现在,金立的货我们已经当废品卖掉了,现在仓库也闲置了。我们放一些自己的制材、产品之类的东西,现在整层基本上处于一个闲置状态。

      还有金立供应商透露,金立目前拖欠货款的大小供应商合计有400家以上,合计欠款在50亿左右,如果春节前无法回款,不少中小供应商将面临倒闭。

    

    

    

      由于资金链断裂,多数中小供应商年关难过,经过多次商议,目前有100多供应商愿意联合打包25亿元左右的债权,以五折或六折的价格对外出售。

      金立债权人的煎熬:破产重组还是破产清算

    

      金立债务危机爆发之后,其资产的处置程序和归属,关系到很多债权人的命运。究竟是破产清算?还是破产重整?市场一直在等待。

    

    

      11月28日上午,金立在深圳公司总部召开了供应商债权人沟通会议。多家供应商与金立方面就债权的处理达成了初步共识,记者从参会供应商处了解到,如果有三分之二的人同意破产重组,金立将和债务重组顾问深圳富海银涛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合作,由富海银涛推进重组。如果不到二分之一的债权人同意破产重组,那么金立将以破产清算处理。

    

      金立供应商 罗先生:目前金立的固定资产,如果破产重组的话,不是再做继续经营,就是做它的固定资产的这个增值。比如它有一些固定的物业,有一些公司的这些股权,来做未来的增值管理这块,把所有的债权人捆绑在一起来继续做经营增值公司,而不是再去做这个手机这块的业务。手机业务目前暂时不会再自己去生产,可能是做贴牌等等这些东西,这是我们会议上了解的一些东西。

      有供应商表示,他们支持金立破产重组,以避免金立直接进入破产清算程序,因为清算的清偿率往往低于重组,公开信息显示,截至8月31日,金立总负债为202.53亿元,资产主要有微众银行股权、南粤银行股权、金立大厦、东莞金立工业园、时代科技大厦、安徽大厦等,不过这些资产账面价值仅25.73亿元,市场预估价值75.10亿元,当前的金立已经资不抵债。

    

    

    

      金立供应商 王女士:我们也希望金立真的是能够重组成功,不能够清算。如果一旦清算的话,可能涉及到的几十万人都会受到其影响。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金焰:一些税务,员工的工资,或者有抵押权的一些债务,它们有优先清算的,所以如果资不抵债的话,一般债权人可能是一分钱拿不回来。所以目前不同的债权人之间,可能会有不同的述求,有一些优先保障的债权人,可能要求立马进行清算,因为重组的话有经营继续恶化的可能性,但是对于多数债权人来说,尤其是供应商来说,面临金立手机目前是资不抵债,如果现在就立马进行清算的话,那分分钟等于“判死刑”,拿不回来一分钱。

    

      12月17日晚,有消息称“法院正式裁定金立破产”,不过随后金立否定了该说法,表示法院只是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不是裁定破产清算,现在还是破产重组方向。

    

    

      金立集团副总裁 徐黎:现在是法院受理了清算的程序,但是还是在申请重组,大家肯定是希望能够推到重组,对大家都好,我觉得重组的可能性会比较大,但是具体的还得看最后的结果。

    

      据了解,这次破产清算申请是由华兴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深圳分行向深圳中院提出的。华兴银行曾于今年5月8日,以金立不能清偿到期债务为由,向深圳中院申请破产清算。

      12月10日,深圳中院受理了破产清算申请。

      广东东方金源律师事务所律师 金焰:目前是进入到一个破产程序里面,因为根据新的破产法明确规定,进入破产程序之后,还存在一定的变量,并不代表说一进入到破产程序,马上就是一个清算,也有可能人民法院根据部分债权人合法、合理的要求,而对金立手机进行一个重组。

      手机市场马太效应加剧 二三线品牌受伤最深

      根据统计公司Counterpoint发布的2018年第三季度中国智能手机销量排名来看:国内市场排名前六的企业:

      vivo、OPPO、华为、荣耀、小米、苹果,6个品牌共同分食了86%的市场份额,手机市场马太效应进一步加大。同时第三季度国内手机市场总销量为1.08亿部,同比下滑13%。

    

    

    

      业内人士表示,中国手机市场的马太效应仍然在加剧,排名靠前的手机厂商占据的市场份额越来越高,而本土二三线品牌手机的生存变得非常困难。

    

      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显示,近三年来,金立手机国内出货量不断下滑,金立手机出货量在2015年为3000万部,2016年为2800万部,2017年为1494万部,2018年前九个月,金立手机出货量仅为442万部。

    

    

    

      业内人士表示,在目前华为、OPPO、苹果等一线手机品牌占据大部分市场份额的情况下,金立等二线手机品牌原本就面临着经营上的困难,而金立又在近一两年内进行了较大市场费用投入,再加上董事长刘立荣又涉嫌挪用资金去赌博,最终导致了危机的爆发。

    

    

    

      深圳市手机行业协会秘书长 李新娇:通过金立这件事,我觉得中小手机企业,应该吸取教训。特别是在财务方面要有把控,严加管理,在产品创新方面,要根据市场的需求,不断地创新,这样才能让企业更健康、更强大地发展。

    

    

     (责任编辑:李佳佳 HN153)

当前文章:http://www.mgge.cn/c2mk36bw/432520-595726-47326.html

发布时间:06:01:13

广州设计公司  万彩吧  万彩吧  广州设计  万彩吧  万彩吧  广州外观设计  广州设计公司  广州工业设计  广州工业设计  二四六彩  

{相关文章}

外国媒体眼中的深圳:甩掉山寨基地的名声,赶上硅谷IT新闻

 &n味千拉面加盟费用_ff14资讯中心网bsp;  如果上面有“中国制造”这个词,那么它可能来自深圳。深圳摆脱了假冒伪劣基地的坏名声,成为全球创新、制造和知识的中心。现在把深圳称为“硬件硅谷”非常流行。非洲和世界各地的技术专家都渴望学习深圳模式。从最初的概念化到产品和利润的发布,假货充斥市场大约需要三个月。深圳可以容纳从严肃到愚蠢,从实验性到光明的未来,从扶贫设备到净产品。据国外媒体报道,腾讯科技新闻报道,深圳的廉价商品已经充斥全球,但它能成为全球创新、创业和制造业中心吗?硅谷从来不是这样的中心,但深圳有这个机会。以下是腾讯科技的原始内容:每天下午4点左右,深圳华强北都会回响撕开包装带的声音。店主在同一天给卖家(自动定时器、电动滑板车、无人驾驶飞行器等)打包,在5点钟,一大群快递员将使用摩托车和卡车以“深圳速度”运送货物。这些箱子首先进入全球物流公司的仓库,然后装上飞机和货船。蛇口集装箱月货运量达2400万吨,其中包括这些货物。蛇口是仅次于上海和新加坡的世界第三繁忙的港口。几天或几周后,这些箱子将抵达马尼拉、金边、迪拜、布宜诺斯艾利斯、拉各斯和柏林。他们出现在世界上最大的城市和最小的村庄:自画像在印度寺庙前,由旧金山街道上的年轻人驾驶的小米电动车,以及新疆无人机在各个地方飞行。如果上面有“中国制造”这个词,它可能来自深圳。深圳“三个半”时期的特点是电子产品制造迅速,通常模仿西方流行的产品。全球对入门级智能手机的需求推动了这种增长,尤其是在新兴市场。深圳产品开发周期短,零部件供应商生态系统,可以出口低成本、低质量的产品。B.形成期:这一时期有三个驱动因素:一是工人技术熟练,要求更高的工资;二是优秀企业有自己的声誉;已经开始创建和保持自己的品牌;三是政府开始打击知识产权盗窃,采取相应的措施。履行中国入世承诺。C.创新运动。2015年,深圳开辟了1000多个“创新空间”,鼓励企业开发新产品,而不是照搬现有产品。事实上,许多创新空间只是协作的场所。在商业模式失败后,几乎所有的创新空间都关闭了。在全球化时代,一个更加成熟和创新的生态系统已经出现,知道如何服务全球市场。风险投资的进入、全球众包平台的成熟、畅通的分销渠道、以及理解国际设计规范的中国创意阶层的兴起,是这个生态系统产生的原因。从上世纪70年代初的3万人口到现在的1000多万人口,这个城市拥有闪闪发光的高层建筑、现代化的交通系统和世界级的零售业。地方政府已经为专利申请和创新空间的启动提供资金。随着深圳的工厂逐渐向珠三角其他地区转移,中产阶级不断扩大,租金不断上涨,深圳已成为中国最昂贵的城市。深圳正在发生其他变化。它不仅生产硬件(平衡车辆),而且生产将硬件和软件相结合的复杂产品(应用控制无人机),以及越来越多的人工智能(翻译设备、玩具机器人、半自动车辆)。它摆脱了廉价假冒基地的坏名声,成为连接世界的创新、制造和知识中心。这意味着,硅谷从来没有完全做到的事情对于深圳来说是可能的——为几乎每个国家提供技术产品,几乎提供任何水平广东大学排行榜_少林寺传奇 电视剧网的预算。问题是它面临着一些威胁,例如全球化的阻塞和成功的代价。它能继续发展吗?Shanzhai:类似于开源软件的生产生态系统。正如开源软件允许全球开发人员社区复制和混合他们的代码,并快速创建软件变体以满足不同的需求一样,Shanzhai还提供了“硬件模因”——使用易于访问和可互换的组件来快速设计和构建产品。正如数字新闻媒体可以测试多个标题和推特以确定哪一个点击率最高,山寨的制造商将推出10种混合复制和原始设计的产品,看看哪些产品会受欢迎。西方雨雪天气_实践论读书笔记网公司需要12到18个月的时间来销售他们的产品,而仿制品制造商可能只需要4到6个星期。当西方公司推出一种新电子产品时,他们可能会发现山寨产品上市时间早于自己的产品,这已经是一种普遍的现象。许多早期的山寨手机热潮都是从诺基亚、三星和苹果品牌复制而来的。许多人认为这些产品是廉价的假冒品,但它们也有许多新的功能。例如,双卡和双停留。苹果公司最近才将这一功能添加到其手机中,其实在山寨手机中已经流行了10多年。珠江三角洲的供应商和小工厂的动态网络,以及中国对知识产权的宽松态度,可能使这成为可能。企业家可以通过参观巨大的华强北方市场来决定生产什么产品。在这个市场上,数百家工厂开设了商店来展示他们的产品。华强北的炸药很容易被竞争对手复制和模仿。像西方品牌一样,中国本土品牌很容易被模仿。在10次尝试中,如果只卖出一次成功和一万套,就足以赚取利润并弥补其他9次尝试的失败。但山寨也有其局限性。如果一个公司的产品在海外市场有坚实的基础,它们将受这些国家的知识产权法律的约束。此外,随着产品从旋翼飞机和滑板车转向网络化灯泡和AI设备,设计和品牌推广的专业知识变得更加重要。如果山寨不能进化,那只是全球化历史中的一个有趣的脚注。但在深圳,没有什么会长期保持静止。从车间到设计工作室,离华强北不远,有一家名为Innozen的设计咨询公司。它曾多次获得国际设计奖。益晨公司的联合创始人郑斌解释说:“山寨是一种“蒙眼设计”。他说,这一过程没有包含任何总体战略,而且“技术壁垒正在减少”。益晨是一家新成立的咨询公司,在深圳成立,旨在帮助中西方公司开发比假冒产品(如自动翻译耳塞、智能笔、VR护目镜)更复杂的产品。与郑斌密切合作的张先生是一什么是数学模型_调剂信息网家独立设计工作室的负责人,该设计工作室提供另一种咨询服务,其中一些咨询服务与工程公司类似,具有一定的设电子脚链_mr.k网计能力。郑斌和张艺谋是中国新创造班的代表。他们在伦敦和纽约接受教育,英语和中文流利,熟悉西方的设计规范和美学,熟悉中国的商业文化和生产过程。他们共同协调工厂、定制工具商店和软件开发人员,帮助客户实现创造力。他们知道在哪里购买和组装组件,以及全球客户的需求和价值。工业设计公司和独立设计工作室是大型商业服务生态系统的最新组成部分,包括孵化器、协作工作空间和工厂实验室,如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SZOIL)。SZOIL接受外国和中国制造商,教授他们基本的制造和原型制造技术,并将它们介绍给像怡晨这样的设计公司。融资也在发展。以前的抄袭型企业家只能从亲戚朋友那里借钱,从零件供应商那里获得信用。现在,风险投资公司和像Millet和腾讯这样的大型技术公司都在投资小型团队。有了Kickstarter和亚马逊这样的网站,制造商可以不去华强北开店就进入国外市场。WeChat支付和支付宝在线支付平台帮助他们简化销售流程,降低交易成本。随着产品变得越来越复杂,它们也与全球软件生态系统及其规范联系在一起。华强北现有的许多设备都使用苹果、谷歌和各种Android商店的应用程序。这些设备包括智能扬声器,调用亚马逊Alexa API,由应用程序控制的玩具和听用户语音命令。这些软件的开发人员在深圳的一个软件园和上海和北京的软件中心工作。这样的产品需要在设计、软件开发和用户体验上投入更多的资金:例如,当我们参观一个工作室时,我们看到一个房间,许多工人正在培训自动化车辆的人工智能系统。将设计、制造服务、融资和软件开发联系起来的网络,加上世界对中国产品质量的日益认可,使得深圳公司能够进一步进入全球市场。一个例子就是电动滑板车在世界各地城市的出现。这些滑板车都是中国制造的,但是他们的品牌和分销公司可能位于巴塞罗那(乔约尔品牌)、墨西哥城(格林品牌)或加利福尼亚(鸟和石灰品牌)。在一些地方,经销商提供实质上相同的电动踏板车,只是不同的品牌和应用程序。深圳开放创新实验室的创始人李大伟(音译)表示,这是“中国服务”的一种形式。乔约尔、格林、伯德和莱姆等品牌不需要学习如何制造电动滑板车。相反,他们可以把重点放在本地需要做的事情上,比如获得市政府的许可和销售产品。硬件硅谷:出口全球影响。现在人们把深圳称为“硬件硅谷”,尽管硅谷这个名字来源于它在计算机硬件领域的地位。这个比喻在某些方面非常生动。与硅谷一样,珠江三角洲汇集了各种专业知识和能力。它的工厂、零部件供应商、服务供应商和熟练工人很难复制。正如硅谷得益于开源软件运动,深圳的发展也得益于像山寨这样的开源生产生态系统。珠江三角洲和硅谷不仅是一个地理位置,而且是一个全球相互联系的区域,吸引外国投资与合作,并对全球技术基础设施产生出口影响。然而,深圳的快速增长伴随着高人力成本,这与旧金山湾地区的情况类似。另一方面,深圳面临的一些制约因素也是中国独有的。例如,虽然供应商可以在Kickstarter和亚马逊等网站上开展活动,但是很难有效地利用社交媒体来产生流量。伟信支付和支付宝都需要在中国开立银行账户,所以外国客户很难付款。这些都是深圳“全球梦想”的障碍。但是企业家们已经想出了克服障碍的方法。他们不仅出口深圳制造的产品,而且开始出口深圳模型本身。陈力士是理解西方美学的一代中国现代企业家的代表。他是纹身设计师和工程师,几年前才搬到深圳。他设计了一个没有暴露丑陋电池的电动滑板,并从Kickstarter的1100多名支持者那里筹集了近75万美元。他可以利用深圳先进的服务和制造网络,熟练地制造产品,在上海的派对上测试产品,并且他非常熟悉这项技术。他说,从概念到产品发布和利润,假冒产品涌入市场大约需要三个月。零件供应商通常提供90天的还款期。这使得雷克斯陈能够获得资本用于生产和经营,并将利润投资于他的下一个概念。“中国商人不像你们那样看待竞争,”他说。事实上,如果一个想法是新的,并且没有被市场接受,备件供应商会要求你提前付款。这常常导致设计的演变(例如,从电动滑板到电动滑板车),而不是设计革命。但是速度的压力一直存在。陈力士说.”我们可以在三个月内把这个概念推向市场。但是比计划晚了一个月。“深圳的“环球梦”“尝尝这个,味道好极了。”在吴业斌深圳的办公室里,他递给我们一些辛辣的木籽,一种来自埃塞俄比亚的食物,有点苦,但有益于健康。当我们边喝茶边聊天时,他偶尔会瞥一眼手机上的留言或旁边的三屏全景。2010年,在苹果推出第一款iPad 60天内,吴业斌就制造了一款与iPad类似的设备,并登上了“山寨之王”的头条。他现在在埃塞俄比亚拥有工厂。他刚来深圳工作时,在华强北部卖盗版DVD,但现在已投身于中国企业投资全球制造业的潮流中。深圳不断上涨的劳动力成本导致工厂不仅迁出深圳,而且迁出中国。中国对制造业的投资也在世界各地蓬勃发展,特别是在撒哈拉以南非洲和东南亚地区。非洲和世界各地的技术专家都渴望学习深圳模式。马萨诸塞大学的助理教授塞拉姆艾维尔(Seyram Avle)说:“深圳人民渴望帮助你,愿意与你合作。”2015年以来,她一直在研究深圳和非洲大陆之间的关系。她记录了加纳和埃塞俄比亚的企业家如何到中国旅游,或者使用在线服务来满足当地需求,以及如何制造产品,如带有LED灯的手机充电器、农业和医疗设备的原型。我认为真正起作用的是阿克拉、拉各斯、内罗毕和深圳的小企业。他们相互接触,建立对他们人民有价值的东西。深圳也在对全球正在生产的技术产品施加相对间接的影响。硬件模因,比如自定时器杆和悬挂式滑板,在流行一段时间后逐渐消失,但它们也像互联网模因一样回响。下一代自定时棒是一种手持式相机稳定器,它可以把任何相机变成半专业视频平台高达100美元。悬挂式滑板可能是由社交媒体推动的突然流行的奇迹,但是随着实用的短距离车辆、滑板和平衡车变得越来越流行。最早的玩具级四轴飞机几乎不能使用,但是现在,带有特殊软件的无人机正在改变电影制作和地形测量的方式。作为制造业中心,深圳的独特之处在于,它可以容纳从严肃到愚蠢,从实验性到光明的未来,从减贫设备到净产品。当我们问张先生在深圳的产品中嵌入了什么样的文化DNA时,他回答ping大包_1345违章代码网说:“在深圳的产品中有100%的中国DNA和100%的西方DNA。因为即使它们是中国制造的,它们也会被全世界的人们消费。

注:凡本网注明来源非本站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本站致力于帮助文章传播,希望能够建立合作关系。
若有任何不适的联系以下方式我们将会在24小时内删除。联系方式:
Copyright © 2018 网站推广的方法网 版权所有

https://www.c8.cn/ylsj/zjkl12.htmlhttps://www.c8.cn/zst/dlt/hqcw.htmlhttps://www.c8.cn/zst/dlt/chusizs.htmlhttps://www.c8.cn/zst/dlt/xlzs.htmlhttps://www.c8.cn/zst/dlt/zxsh.htmlhttps://www.c8.cn/zst/dlt/dxfb.htmlhttps://www.c8.cn/zst/dlt/sqzs.htmlhttps://www.c8.cn/zst/dlt/zyzs.htmlhttps://www.c8.cn/zst/qlc/chuqizs.htmlhttps://www.c8.cn/zst/qlc/hzyl.htmlhttps://www.c8.cn/zst/qlc/hzzs.htmlhttps://www.c8.cn/zst/pl3/hmyl.htmlhttps://www.c8.cn/zst/pl3/sqzs.htmlhttps://www.c8.cn/zst/6cai/tmws.htmlhttps://www.c8.cn/zst/6cai/sanmzs.htmlhttps://www.c8.cn/zst/qxc/dxfb.htmlhttps://www.c8.cn/zst/ssq/xlzs.htmlhttps://www.c8.cn/zst/3d/dxjo1.htmlhttps://www.c8.cn/zst/bjkl8/lmtj.htmlhttps://www.c8.cn/zst/61.htmlhttps://www.c8.cn/zst/57.htmlhttps://www.c8.cn/zst/54.htmlhttps://www.c8.cn/zst/cqkl10/hzzs.htmlhttps://www.c8.cn/zst/pk10/gyhz.htmlhttps://www.c8.cn/zst/13.htmlhttps://www.c8.cn/zst/10.htmlhttps://www.c8.cn/zst/cqssc/zsxt.htmlhttps://www.c8.cn/zst/15.htmlhttps://www.c8.cn/zst/36.htmlhttps://www.c8.cn/zst/29.htmlhttps://www.c8.cn/zst/28.htmlhttps://www.c8.cn/zst/gd11x5/lmtj.htmlhttps://www.c8.cn/zst/50.htmlhttps://www.c8.cn/zst/48.htmlhttps://www.c8.cn/zst/jsk3/lmcl.htmlhttps://www.c8.cn/zst/jsk3/dewzs.htmlhttps://www.c8.cn/jihua/lnkl12.htmlhttps://www.c8.cn/jihua/hubk3.htmlhttps://www.c8.cn/jihua/sh11x5.htmlhttps://www.c8.cn/jihua/heb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jsk3.htmlhttps://www.c8.cn/gaoshou/jlk3.htmlhttps://www.c8.cn/gaoshou/hlj11x5.htmlhttps://www.c8.cn/gaoshou/gdkl10.htmlhttps://www.c8.cn/jihua.htmlhttps://www.c8.cnhttps://www.c8.cn/zst/dlt/xlzs.htmlhttps://www.c8.cn/zst/pl3/sqzs.htmlhttps://www.c8.cn/zst/ssq/xlzs.htmlhttps://www.c8.cn/zst/50.html